练太极,论“架子”
来源:医药卫生网 作者:医药卫生网
  太极拳还算不上普及,想要把太极拳作为自己的保健运动项目的人也还不算少。有不少人在问,太极拳练什么架子好?陈式的?杨式的?进一步问:是新架子好?还是老架子好?(这些问题也是在网上常看到的)见到这种现象我十分高兴。因为有人在用认真的态度对待太极拳,认真的人不愿意随便从众,而是要选择,要问“为什么?”“根据什么?”。这种认真的态度是值得的,因为太极拳确实是一种有创新精神的体育模式,它饱涵了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智慧,(在我看来甚至还有启迪智慧、普及哲学思想和对现代科学灵感的启示)是一种发人深省的新型的体育形式。也许它标示了人类体育运动摆脱简单地模仿动物的阶段,来一个飞跃,让体育、让太极拳为知识化智能化社会的人类服务。写字楼里的人太需要体育运动了!又有多少“游泳池”“高尔夫”球场能容纳我们这些成千万的“指尖”一族呢?那些贵族庄园里的设施,是我们这样的大国能玩儿的东西吗?或者满足于成为为几个“球星”疯狂呐喊的球迷?!太极拳可能是最佳的选择,每个人都是亲自上场的“一线队员”,太极拳将忠实地随时随地陪伴你,并让你成为真正的参与者。太极拳既然这样好,就让我们认真学,学好它,那样你有可能亲身领略这个智体结合、文武兼备的运动。应该指出,这个选择是积极的,理由还有很多,容后择机细谈吧。
  说到架子,当然陈式太极拳在先,先有陈长兴、王宗岳、陈鑫诸位前辈的开创、发挥,后有陈发科等诸先生的推展和发扬。“缠绕诸靠我皆依”明示了陈式太极拳鲜明的武术技击特色和风格,它的速度明快,讲究缠丝劲、爆发力,是独具一格的,适合年轻人的口胃,也受到不少外国朋友的欢迎。人们推崇先行者,对它的选择是顺理成章的。前辈在陈式太极拳中奠定了太极拳的拳理和拳法,群众性的太极拳运动使得陈家沟村自然地成了中国太极拳的发祥地。
  杨式太极拳发原于陈家沟,是杨露蝉先生继承陈家的传授,遵循太极拳原理的再开发。有人喜欢追求古老、原始,以为陈式太极拳更体现太极正宗。其实,中国武术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,中华民族是既重视继承又富有创新精神的民族,在如此辽阔的疆土上,几千年绵长的时间跨度里,在为生存发展的奋斗历程中,中国人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文化,其中武术文化是很突出的。甚至可以说武术文化应生存斗争的需要是先行的,与其它相比是早熟的。地域的辽阔种族的杂沓又使它的形式丰富多彩,也许在武术方面中国人有特别的天赋,所以从南到北产生了众多的武术派别,经过时间的磨砺,各种不同的武术又多自成体系,结构严谨内涵精深,且多经过实战的考验。
  历史发展到明代,中国的武术大大小小的门派不下数百种。至此,尽管中国武术的发展如此成熟,门类齐全又多采多姿,但并没有停止它发展的脚步,而是在继续创新,浸透着哲理的太极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。
  杨露蝉自陈家学成后,身怀绝技在江湖上行走,武艺精湛颇受尊重,有“杨无敌“之美誉。此后不久,基于他对太极拳理拳法的深刻理解和社会上的需求,创编了自成体系的“杨式太极拳”并传授其子,其子再传,又有“吴式太极拳”的发展。此后太极拳呈现蓬勃发展,百花齐放的态势,各有特色的各家太极拳纷纷问世。
  杨式太极拳的问世,由于它的结构和风格适应了社会的需求,扩大了社会受益面,不但身体强壮的青少年学,年老体弱的人也能适应,一时间太极拳成了群众性的体育运动,受到众多群众的欢迎。在太极拳爱好者中曾经有这样的说法,认为杨式太极拳是为了适应城市学界、商界和宫廷人士身体状况,创编杨式太极拳,是强化了养生健身功能,而削弱了交手技击能力。
  根据我的了解和体会,杨式太极拳问世,是太极拳的发展和提高。经过杨露蝉对陈式太极拳的消化吸收,继承和保留了拳理拳法精华。同时还创造性地改变了拳式动作和风格,使之变得更加深沉含蓄开展大方,展现出“神舒体静”,厚重沉实又轻灵圆活,“似松非松、将展未展、劲断意不断”的独特风格。太极拳在风格上的这种变化,并没有削弱太极拳的武术技击功能,反而强化了内气、内劲的积累,使爱好太极拳的人更多了,扩大了太极拳作为一种康复体育运动的社会受益面,太极拳成了在全球范围内最为普及的群众体育运动。
  太极拳的武术技击功能,绝非仅仅表现在剧烈弹抖和振脚发力上。相反,它强调在交手中,做到“沾、粘、连、随”、“无过不及,随曲就伸”、“不丢不顶”、“引进落空---”等,不即不离只待最佳时机的到来,一举中的。太极拳对锻炼者的作用是全方位的,对人的体力、筋肉、骨骼关节的作用自不待说,对人的大脑、神经系统和提高敏锐的反应能力意义特别重大,这个特点扩大了它的社会适应范围,无论对智力或体力劳动人群都适宜,是其他体育运动望尘莫及的。
  杨式太极拳造就出来的出色技击家代不乏人,杨氏父子尽人皆知自不待言,其后有如付锺文、崔义士---等,在现代的武术家中郝家俊先生是一位重要人物,由于他的天赋再加得益于一代老武术家如:杨澄甫、孙录堂、李景林诸先生的指点,他在太极拳理论和实战上都达到了很高的造诣。我对太极拳的兴趣,和一知半解的太极拳理知识,多得益于先生的耐心指教。
[page]
  说到新架子、老架子,我以为新老不是问题,问题在于这个架子的太极拳“含金量”有多少。也就是说这个架子所能承载的拳理拳法有多少,一般说老架子是老一辈武术家留给后人的,为传承前辈得之不易的宝贵武术遗产,除了心传口授的要诀以外,又留下有形的“图纸”,体现了他们的良苦用心----。新编架子也有好的,它必然是保留传统架子的精华而删减部分重复式,在不伤及理法原则的情况下,为节省锻炼时间适应现代快节奏社会生活而为之。反之,如果只为好看提高难度,为增加得分而向现代体操靠拢的倾向就不可取了。
  一个好的“架子”应该包含有太极拳的拳理和拳法。我上面说的“图纸”是个比喻,一个好架子就好比是,一个丢失了数据的建筑结构图纸。一份正确的图,尽管没有标出数据,但它已经用图,反映了建筑的力学结构原理。按图施工建筑是可靠的。太极拳的架子也同理,按正确的架子练,因为它是根据拳理拳法编成的,反复练习就会很自然地显现出它的理法来,用法也会比较容易明白。当然老师的指导、示范是重要的不容质疑。
  应该指出“架子”是有很多内容可谈,也有不少认识问题。如有这样的看法:认为架子没有用,要把功夫下在“站桩”上,练习“发力”,专练推手“找劲儿”出功夫快。把太极拳的架子等同于“花架子”看待。持如此看法的人,可否称之为“唯打论者”,一切服从于“打”,并且常常喜欢夸大自己的主观能量。
  学架子,绝不是把它比画出来就行了,会从头到尾打出一套太极拳架子,可以进行身体锻炼。但如果没有掌握太极拳的拳理拳法,你打的就不一定是太极拳,或许叫“太极操”更为合适。民间称练武术讲究“手眼身法步”,太极拳的讲究更多。太极拳一系列的拳理拳法要求都贯穿在架子里,通过练架子才能把太极拳的功夫练到身上。
  太极拳从来注重“走架子”,因为架子里面承载了太多太极拳的特质。它就象一本教程,它将一步一步地教你认识太极拳法,在学习过程中逐步改善体质,逐步提高功力。不同的太极拳有不同的拳架子,所以你要选择,学习什么架子好。架子是形式,也可以说是风格,学习一种架子的风格,要靠老师传授,要去模仿老师的直观动作。所以和别的学科不同,买一本书来学习太极拳不行,这是许多人都有过的经验。

  在太极拳的书籍中都画有拳式图,指出这是陈式、那是杨式---,书上画的都定式。其实这些定式不能显示太极拳的内涵,太极拳的奥妙深藏于两式之间的过渡式之中。就是这个难以图示的动态过渡式,才是太极拳的真身。打拳时要正确地体现这些动态的过渡动作,我们的身体内部要做出相应的变化,我们所说的拳理、拳法都在这里。这些变化不定的理、法要领,全靠老师的身传和口授,模仿老师的示范动作是不可逾越的一步,是保证教学质量的基本条件,因此选择老师比选择架子还重要。
  练架子好有一比,就象不断改进我们电脑所需要的硬件和软件,硬件可以提高效率,软件则是处理具体问题的能力,两者总是一起推进的。太极拳坚持“体用兼全”的原则,就是要使我们的身体素质不断提高,同时增强处理外来打击的能力。所以不能片面强调“体”或“用”,太极拳的体与用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。体是“有用”的体,“用”是有“体”作保证的“用”,不可顾此失彼,这就是太极拳的“体用兼全”的原则。
  实际上架子里已经有“用”揉在里边了,只是在开始阶段老师没有侧重讲“用”,侧重的是让你先掌握架子,过去有的老师说这叫“画道儿”,学会“画道儿”,待比较熟练以后,老师要不断给你纠正架子。这时就会慢慢告诉你,为什么这样打,它的用意是什么。这就是“拳经”上说的“由招熟而渐悟懂劲”。这时学拳进入到“懂劲”阶段,“手眼身法步”和太极拳的拳理拳法都要在这个阶段讲。
  “拳经”接着指出“懂劲后愈练愈精”,这时,也只有这时,才可以说你会打太极拳了,你打的是太极拳。但是,就是在这时你一定会感觉,每一次练的都不满意,总想再练一次,再练一次。在下一次的走架中能够把握好“劲”的转换,不要让它轻易“滑”过去。这时你会发现自己对太极拳“上瘾了!”,别人会告诉你“你的功夫长了!”。太极拳就是这样“引人入胜”,一步步地引你走上健康之路。身体感觉轻灵、大脑思维敏捷,不论做什么事都不发躇,甚至有的人会“突发奇想”,希望遇到袭击!试试看自己能否走得开,能否“引进落空”!,真是跃跃欲试,欲罢不能啊!到了真的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时,又不敢轻易出手,生怕被人家逮住!真是全神贯注“似松非松,将展未展”不敢稍有松懈,惟恐有失!太极拳就是这样一种既紧张又文雅,给人以全面锻炼的“阳春白雪”式的体育运动。那些国之栋梁,疲于案头的精英们,何不一试乎。
  明白了太极拳的体与用的关系后,可以明确地说,“练架子”是不可跨越的。甚至极端一点说,宁可不走“用”这一步,不可以不走“体”这步。有的人就只想学太极拳而不想学“推手”,他以为“推手”是另外一种东西,不属于太极拳。并且以为那是“打架”,他不想学“打人”,那是不文明的行为,而太极拳文质彬彬很文明。练架子好!不学推手。
  其实,我认为太极拳真是太文明了,就是“打人”也打得“文明”,绝对没有西洋拳击那样“现代文明”的后果,真是“鼻青脸肿”不下“战场”啊!一代拳王阿里,是多么善良的一个美国青年啊!拳打得好,思想道德也不错,只可惜现在已经成了那个样子!手,抖个不停,生活不能自理,怪可怜的。
  当今世界上还能找到哪一个民族能有这样的胆量和幽默感吗?竟敢于把哲理与“拳脚”凑合到一起,起名就叫《太极拳》!说到“争霸赛”,那个拳击台上如果比赛的是“太极推手”,被打出去的选手即使是飞出丈外,(落到观众群的头上)也不会让他受伤(练太极拳的,头是不让人打的,我们不练那种挨打的功夫,头不让人打,浑身上下那里也不让打,什么“抗打击”!把脑袋伸给人家打,愚不可及!当然,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要按高标准去练太极拳,“蝇虫不能落,一羽不能加”呀!)好看得很啊,那个“票房”一定可观!这是我对“网校”的讲稿,我们应该这样对待太极拳的学习,我们应该这样对待太极拳的教学。
  人类发展进步到现在,都学会了使用“文明的”不伤及劳动力和资源的“精确制导”的“小型核武器”去打击对手的“文明”程度了!为什么在体育运动上,还要学动物的爪牙之争呢?我们率先向世界推出《太极拳》,是义举,是推行文明、智慧与和平。不但要教给方法,更要教思想,以期快些走出蛮荒,步入文明之域,好腾出手来做星际科学考察不更有趣些吗?不比千方百计地找死更文明些吗?
  在太极拳的“走架子”和“推手”中的学问很多,也很有趣。知识分子学习更合适,最好是科学家或者是院士、博士后什么的。首先是能够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,进一步或许能够给他们以创造性的启迪:因为他们受过系统的科学训练,有现代化的科学知识,能否搞一个“太极机器人”,用太极拳的技击原理“沾、粘、连、随”、“不丢、不顶”、“阴阳相济”(这些都是运动力学和速度的物理学概念)变成数字参数引入电脑心芯片,那样,这个机器人再加上动力,就可以上太空去走走了!谁想搞“星球大战”吗?我们的“太极机器人”就得和它过过招儿了,搞个太空“军演”也不错么。搞不好说不定“绑架”一个战争狂人的“尖端武器”回来研究研究。摘除引爆装置让它无害化,变成有用的东西,废物利用也不错。说太多了,走咀了!误入了“科协”的领域,希望不被指为“侵权”,而当作“提案”采纳就好了。和平的建议也有,孩子们喜欢对抗游戏,那就造一台“太极拳散打争霸赛”游戏机,不要象西方那样血腥,学点儿太极智慧不好吗?好了,用游戏机介绍普及太极拳知识,然后推而广之不亦乐乎。儿童玩“太极拳游戏机”从小就受到哲学和科学思想的训练,是未来科学家的后备军。
  总之,书归正传,“站桩”“推手”再好,也不能取代“走架子”,应该是配合起来用才好吧。对太极拳的发扬光大走向世界,走向未来,走向太空我们应该充满信心。

王洪寿2006年5月
于北京
(http://www.yywsb.com)

编辑:范建芳